腥风血雨,天地失色。

这不是战争,而是红果果的杀戮,是强者对弱者的碾压,是死神对生命肆无忌惮的收割。

一百架钢铁巨人就像是杀戮的机器,一次次机械的挥舞着盘旋的死亡齿轮。

无数颗人头落地,无数具血肉之躯被撕裂,齿轮向外抛洒着血水,飞溅出百米之外。

钢铁巨人的左拳忽然向前击出,直接将挡在前面的死了或者还或者的盗匪给击飞,腾出一片空间。

巨人脚下的大钢板铲起尸体残肢和被血浸透的泥土砂石,然后轰然落地,站稳之后又是新的杀戮。

轰隆!

一声惊天动地的轰鸣,一架钢铁巨人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压死了七八个盗匪,旋转的齿轮打在地上发出刺耳的声音,碎石乱飞。

咣当一声,一个马车的铁车轮从巨人的脑袋上脱落下来,崩出去好远。

关隘城墙上观战的等勇进军将领不禁心中一紧,秦勇锐利的目光向着一侧山坡看去。

那片山坡上布置了一千多个勇进军武士,他们并没有参与到战争中,而是奉了秦勇之命,专门照顾三千铁甲军。

这帮士兵死了也就死了,战场上哪有不死人的?

带来洱海冬季旅行美女文艺写真

可那上百个做笔记的技师和学徒却不能死,小侯爷的几位旧识也不能死,秦勇这点还是拎得清的。

不过他的担心显然是多余的,无论盗匪们如何拼命的去劈砍那三十个大铁饼子,还有两座倒地的钢铁巨人,也无法打开钢铁铸就的硬壳。

但秦勇还是下了命令,让武士赶紧将倒在地上的钢铁巨人给拖走。

他又把目光投向城墙下杀戮的战场,不禁一阵的心惊肉跳。

盗匪大军经历了如此惨烈的屠杀,又面对着根本不可战胜的一百座钢铁巨人,就算换做正规军也要崩溃了。

可盗匪们却依旧那么疯狂,依旧潮水一般的向前冲,他们难道一点都不怕死吗?

陈克从空中飘然而下,看了一眼战场淡淡道:“在鸡公山,最不值钱的就是人命。每当凛冬来临,盗匪们为了生存,甚至可以把老迈的亲生父亲和母亲都驱赶出去,而抓到别人家的孩子炖上一锅汤那是常有的事。”

将领们头皮发麻,看向盗匪的眼中闪过一丝同情,旋即是深深的冷漠。

当年勇进军无数次被困在大山中,无数次陷入绝境,饿死了一批一批的人,然而他们的人性却从未曾泯灭过。

陷入绝境,那就杀出一条生路来,杀不出一条生路,他们宁愿战死。

正是凭着内心对人性强大的信念,正是凭着一股向死而生的勇气,勇进军才走到了今天。

不单单是勇进军,很多义军都是这么挺过来的,国仇家恨就是他们力量的来源。

而眼前的这些疯狂的盗匪,他们已经不能算是人了,何来的同情?

秦勇抬头看了一眼飞远了的兀鹫,向着陈克道:“小侯爷,情况如何?”

“兽人联军分兵了,”陈克如实道,“八千兽人武士回援,只留下五千兽人和两千狼骑,虫筏和兀鹫军团也撤了。”

众将领不禁心神大定,显然兽血联盟的头目们在争论之后,还是认为兽王山和垭口更为重要,所以才把主力调往垭口。

如此一来他们这边的压力就减轻多了,至少不用担心虫筏上兽人高手的非常规打击。

当然,他们此刻承受的压力也很大,剩下的六万多名人族盗匪依旧源源不断的冲来,悍不畏死的向着关隘发起攻击。

峡谷口临时修建的关隘城墙上,已经开始出现破损,照这么下去,崩塌是早晚的事。

陈克沉思不语,忽然抬头道:“看来我们这一次,是要冒一点险了。”

冒险?

秦勇惊异的看了一眼陈克,豪迈一笑:“小侯爷怕是小瞧了我勇进军,我们哪一天不是在冒险?”

陈克微笑点头:“既然如此,我就先把铁甲军撤下来。”

铁甲军能够做到支撑到现在,已经证明了他们的价值,已经很不容易了。

说实话他们的战斗力真不怎么样,也幸亏是对付一群盗匪,才没出现什么大的损失,当然要是对付正规军,永王殿下也不会把他们派出来。

至于低配版的钢铁巨人,表现还算尚可,丑是丑了一点,可是皮实。

钢铁巨人的实力也就那么回事,如果盗匪中多一些修行者,不需要是高手,两三个人就能放倒一个钢铁巨人。

当然没有人否认钢铁巨人的重要性,倘若经过一定的战略部署,在一些特定的场景下,钢铁巨人以及铁甲军能够发挥出更大的威力来,甚至独当一面。

这一点不用陈克去操心,等公主和军部看到详细的战报后,他们自然就会重视起来。

陈克飞上半空,陡然一声怒喝:“铁甲军,撤退!”

犹如一声惊雷炸响,震得所有人耳膜直颤,脑袋发懵。

血肉阵地上的三十个大铁饼子,瞬间散裂开来,恢复行动的铁甲士兵撒丫子的向着两侧山坡跑去。

早就勇进军的武士在那里接应,将他们带到安地带。

在武士保护下作着笔录的技师和学徒们也纷纷撤退,屹立在战场上的八十多座钢铁巨人,被武士中的高手给拖上山坡。

片刻之间,铁甲军就撤的干干净净,人族盗匪们不禁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他们终于把这些铁甲怪物给打跑了!

就在盗匪们发出震天欢呼声的时候,天空之上,忽然间闪现出五彩斑斓的光芒。

无数金币,银锭子,各种金银珠宝,纷纷扬扬的洒落而下,落在盗匪们的身上,落在满是尸体和血浆的战场上。

盗匪们怔怔看着从天而降的金银珠宝,眼睛发光,旋即又抬头看向悬浮在半空的陈克,充满了警惕。

陈克也不废话,向着关隘大喊道:“打开洞门!”

打开洞门?!

众将皆惊,秦勇心中一动,向后看了一眼。

果然,峡谷口外,三千铁甲军和一百钢铁巨人正在集结,就像是一堵钢铁城墙,封死了通往西面的道路。

他转过身来,粗声道:“打开洞门!”

轰隆隆,轰隆隆。

堵塞在门洞中的障碍物部清空,前后两扇铁条纵横交错的大门,缓缓开启。

一条通往峡谷外的通道,一条生路,赫然出现在无数盗匪的面前。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