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回到陆地之上,这里已经满目疮痍,数百座火山群落已经只有零星的几座了,毁灭的气息在此地,岩浆就这么**裸的在大地上流淌。

不过沈睿他们知道,这种情况已经不会持续太长的时间了,因为那块栽种凰血树等异物的小型陆地已经破灭了。

凰血树等一些最重要的宝物被摘走之后,没有足够的温度,也无法继续侵蚀岩层,没有岩浆的产生。

而且目前的岩浆也会逐渐的失去温度,让此地成为普通的陆地,不会有什么特殊。

不过,这个过程大约会持续几十年。

放眼望去,此地有许多修士在这里徘徊,使用各种手段,两人不露声色的暗中打听。

一个月前,此地的战斗波动让许多人都感受到了,特别是之后,一位陌生圣人在此地大开杀戒,毫不留情。

基本上就是看见谁,杀了谁,一段时间里,此地几乎成为了禁地,没人敢过来。

半个月前,扶桑树解开了禁封,大批的修士出现,也有人尝试着来到此地,发现似乎已经没有了危险。

加之前的宝物传闻,让此地吸引了很多人到来寻宝。

两人暗中打探消息,并未表露出任何的特殊。

“据说扶桑城解封之时,城主大人亲自出城,在这一片地域中探寻,结果毫无所获。”

仙气十足美女乌黑秀发一袭白裙翩翩起舞写真图片

“也不知道此地到底发生了什么样的战斗,宝物不知道有没有被人取走。”

“………”

沈睿两人对视一眼,一切尽在不言中。

此地最珍贵的宝物已经被他们取走,他们也没有在此地逗留的打算,当即往扶桑城的方向而去。

“还好不是在混乱交界处的深处,那里有几座城池的城主连我师尊都忌惮。”盗跖说道。

两人回到扶桑城,果然一切都已经恢复正常,让扶桑城封城接近一个月,不知天蚀之龙,又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扶桑地理位置还算不错,距离火山群落很近,而火山群落附近有不少的火属天材地宝,每天仅是传送阵所获得的收益都非常巨大。

可惜,扶桑城的城主还不知此地的火山群落,他的聚宝盆,已经快要熄灭了。

两人带着些许心虚,直奔传送阵,交纳了代价,击穿虚空而去。

虚空通道中

“你们那个仪式在什么地方举办啊。”沈睿问道。

“北方圣城。”盗跖答道,显得很是兴奋,这是盛会,对于虚灵一脉来说,自古如此。

“北方圣城!?”沈睿有些惊讶,他也不是什么小白,北方圣城是中域的一方特殊的势力。

特殊就特殊在,这座城池在外从不经营自己的势力,只是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但背后的人物却又极为强大,久而久之,就成为了一个第三方平台。

繁华无比,虽然论实力可能比不上古国之流,但在某些方面,却不下于顶尖大势力。

“没错,北方圣城的城主与我们虚灵一脉交好,所以历代的仪式都在哪儿举办。”盗跖解释道。

“还有人和你们交好?”沈睿颇为惊奇,自从来到终于中域,所听,所见,所闻,无一不是针对虚灵一脉,没想到还有与他们交好。

“你不就是吗?”盗跖古怪的看了他一眼。

“咳咳…”沈睿被噎了一下,摸了摸鼻子,竟不知道说什么了。

“既然我们敌人多,但也有朋友,而且朋友基本上都是过命的交情。”盗跖颇为自豪的说道。

因为他们这一脉的特殊性,能在一起玩的下去的,基本上都是像沈睿这种能过命的。

“敌人也都是想要你们的命的吧。”沈睿幽幽的说道。

“这个不重要,既然你我是兄弟,关于我们这一脉的一些秘密就可以告诉你。”盗跖强行转移话题,随后颇为神秘的说道:

“外界给我们的称号是虚灵十三大盗,但我们都自称虚灵一脉,你知道为什么吗?”

“为啥,自欺欺人?”沈睿瞪着眼睛,也挺好奇的,因为盗跖一直以这个身份为荣,和他在一起混的久了也能感觉的出来。

虽说什么样的人都有,但以偷盗为荣的还是挺变态的,沈睿一度质问自己,自己这么一个好少年为什么会和这样的人走在一起。

“其实我们虚灵一脉的来历要追溯到最久远的时代,你知道另一个世界吗?”盗跖开始缓缓的讲述。

“耳闻过一些,但不是太清楚。”沈睿心头一跳,不论是神魔殿堂中,还是暗黑古祖都隐约透露过一些。

“最开始,我们这一界人族是受欺压的一界,羽族,魂族,冥族这些顶尖的异族,以人族为食,圈养人族,是另一界拯救了我们。”

盗跖讲述的时候,颇有些愤恨之感。

“而我们虚灵一脉就是先行斥候,负责打探消息的,可是为两界之战立下了不世功劳,古国的创始人,雷音寺的佛祖,这些大人物都和我的祖上并肩作战过。”

盗跖说的很自豪,也确实有这个自豪的本钱,先行斥候,打探一个世界的消息,可不是这么简单的,其中必然伴随着可怕的危险。

怪不得他们这一脉隐藏,逃跑,阴人的本领这么厉害。

“那你们这一脉为何发展畸形了。”沈睿问道。

“……呃,你知道的,生活所迫,战斗结束了,创立古国的创立古国,招收信徒的招收信徒,建立山头的建立山头,我祖上信奉自由,向往无忧无虑…”

盗跖尴尬的解释着,看着沈睿越来越诡异的目光,最后闭上了嘴巴。

沈睿还想了解一些另一个世界的情况,但盗跖也不是太了解,这些情况还是因为涉及他们这一脉的来历才得知的。

不过盗跖说,另一个世界在高层之中根本就不是什么秘密,甚至两方世界,一些强大的势力互有来往,不过在底层却是根本没有什么传闻。

两人通过传送阵来到了另一个城池,而后多次转换,几乎跨越了数千万里的距离,才来到了这座距离古国还有很长距离的北方圣城!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