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军相隔二里地,清军刀出鞘箭上弦杀气腾腾蓄势待发,只待一声喝令将毫不留情的把对面那股明军踏成肉泥。

只是……在这之前,主帅却决定聊一下。

尚可喜和尼堪率十余亲兵缓缓而行至五百步方止,里许地外一股三四千的明军骑兵虎视眈眈,尼堪一脸不屑嘴角上扬,抬手一指明军方向:“一个冲锋足以!”

尚可喜嗯了一声,微微点头,东西瞧了一眼,数里外各有两个明军蠢蠢欲动,不过兵马略少在两千左右,也就说这里明军不足万,根本挡不住他八千铁骑,甚至三五千都足够!

突然的尼堪眉头一挑,指着明军方向大骂起来:“瞧这些狗日的穿的是咱们的衣服,用的是咱们的家伙什……这特么的是耻辱,当用血洗……”

“勿燥”尚可喜微微一笑:“或许将成自己人!”

“呸的自己人,最多一狗奴才罢了!”尼堪吐了口吐沫,尚可喜脸色一沉,身上杀气蔓延,尼堪感觉到看了他一眼:“智顺王你可别多想,你可是我大清的王爷和那些狗奴才可不一样”。

嘿嘿,尚可喜冷笑,也不便发作,就在这时南边有异动,正主来了。

十余骑明军缓缓行来在十步外勒马相互观察,尚可喜盯着对方居首那个一个淡然的年轻人,眉头一皱:“李岩?”

那年轻闻言一笑,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任谁也想不到这人曾为贼首,只见他拱手抱拳道:“末学李岩见过智顺王,见过多罗贝勒”。

尚可喜正欲说话,尼堪却一脸惊异:“你如何得知我二人身份……”话刚出口,立刻脸色一红,两军探马厮杀,必然是得了俘虏问了,这么简单地事情,自己竟……

“久闻李将军威名,谁曾想在此见到,此时尚非一殿之臣,本王则也不客气了,便直问一句,你可是真心投诚?”。

超级无敌清湖美女来啦 床上写真

“然也”李岩拱手一脸诚恳:“若不投诚,以何抵王爷刀锋?”

“既知不敌,为何不逃?”尚可喜又问。

李岩苦笑:“上有军令,不战,畏战者斩!”尚可喜和尼堪轰然大笑:“这十余年来,明将怠战不战者无计,却也没瞧见明帝斩了谁,都斩了谁还给他卖命”。

李岩长呼一口气:“或许皇帝下不了手,但东厂的厂督太监,有皇帝口谕可先斩后奏,他要杀的人,从未听说下不去手的,两位可曾听闻此人?”。

尚可喜和尼堪脸色顿时变得铁青,何止听过,脸都快被揍肿了,闻其人恨不得乱刀砍成肉泥。

“那小太监当真敢?”尚可喜眼睛眯成一条线,李岩点头:“杀人不眨眼”

“不战是死,战亦是死,逃或有生路,此时天下大乱,你麾下有兵马若逃了,他哪里追你去,李岩你休得诳我!”尚可喜却是不信大喝一声,尼堪伸手摸腰间钢刀,若李岩一个打不出,他便动手!

尼堪的小动作自然是逃不过李岩的眼睛,不过却不为所惊,淡淡道:“这天下要么黑要么白,白的是大明朝和大清国,这黑的么,李岩苦笑,那是李自成的!此时我若逃,明廷必不容我,李自成也绝不会让我多活一刻!既在大明黑白难容与我,为何不学智顺王那样另择良木而栖!”

言下之意,此时大明境内黑白两道都要弄死我,已无我立足之地,就如同你当年那样,所以我打算跟大清混了。

可尚可喜还是不信:“李自成至多算是最大的黑,却不能说都是他的,你有人有马自立山头,照样可与他分庭抗礼,不至于到了山穷水尽地步啊!”

李岩又是一脸苦笑:“与其在他和张献忠嘴里抢饭吃,还要防着朝廷被剿杀,又能活的了多久,再者人人都知我曾叛他投靠朝廷,绿林谁还瞧的上我,更何况此时我手下八千兄弟粮草尽绝,一时间哪里寻吃的去,与其提心吊胆不知明日何不投了大清,大口吃肉大碗喝酒来的痛快!”

尚可喜见他这般说倒也信了几分,便看向尼堪,尼堪耸耸肩问李岩:“英亲王此时在你手中?”

李岩点点头:“好生招待,无怠慢之举”。

“他是你们的护身符,你当然不敢怠慢”尼堪撇撇嘴:“为表诚意先放了英亲王!”

李岩轻轻摇头:“贝勒都说了,英亲王是我的护身符,岂能说放就放……”

“你这是何意?”尚可喜怒吼打断他,李岩微微一笑:“先把价码谈好,不然我放了人你们立刻翻脸,我找谁去!”

“你就是不放人,老子翻脸你又如何?”尼堪大喝,李岩则嘴角一挑:“那至少英亲王会给我陪葬,且摄政王若知是你二人见死不救,故意致英亲王丧命,岂能饶你等”。

此言一出,尚可喜和尼堪不由一怔,对视一眼看出对方心有顾及。

“你既是要谈,总要拿出些诚意吧?”尚可喜语气略松,不似先前那般咄咄逼人。

“比如?”李岩微微一笑,尚可喜望其身后,抬手一指:“令汝部弃械”。

“智顺王莫不是说笑,事尚未定就让我等弃械,手无寸铁甘为板上鱼肉,敢问王爷,若是您,您会同意么?”李岩淡淡一笑。

尼堪大喝:“便是你副武装又怎样,老子一声号令尔等皆为肉泥”。

原本一副风轻云淡的李岩,此时变了脸,嘿嘿冷笑:“若真的黑白皆不容我等,去留皆是死,那我麾下八千兄弟倒也要死个轰轰烈烈,即便为被踏成肉泥也要刮掉你半身肉,且还有那个英亲王陪葬!”

话里之意很是清楚了,大不了就拼了!

尼堪大怒:“你吓唬老纸……”

“好了!”尚可喜眼见要谈崩,赶紧出身喝止两人,冷冷看着李岩:“说说你的条件,谈得来就谈,谈不来咱们就打,休得在这浪费时间,而且提醒你,若是想拖延时间就别浪费心思了,此时摄政王就在二十三里外领数万铁骑赶来,而你的东厂太监却尚在七八十里外睡大觉呢!你最好死了拖延之心”。

李岩淡淡一笑:“你所说的我都清楚,若非如此,我岂能轻易投降,便是知上天入地皆是死路方才咬牙走这条道”。

尚可喜嘿嘿一笑:“既是明白人,就爽快点”。

李岩嗯了一声:“吾自知身份卑微,不入摄政王法眼,但为了八千兄弟性命还是要向摄政王求个保证”。

“什么保证?”尚可喜问。

“白纸黑子,摄政王签字画押的保证书,保证我部投降后不杀一人,且由三顺王共同担保,若摄政王应了,我部立刻弃械投降,助其抵御明军”。

李岩说的真诚,但尚可喜脸上怒气却渐盛:“李岩,你太让我失望了”。

“王爷如何这般说?”李岩一怔,尚可喜冷哼:“如此繁琐手续岂是一时可为,你依然不死心,不过是为了拖延时间!”

哈哈哈哈,李岩大笑:“智顺王如此说才是当真可笑,你刚才言摄政王不过在二十里外,这一去一回能耽搁多久?绝不会超过一个时辰,但一个时辰明军援兵就是插翅也赶不过来,且中间还隔着摄政王的主力,即便他们赶到亦救不了我了”。

见他如此说,尚可喜和尼堪对视一眼,两人低声商量几句便对李岩道:“本王现在便遣人回报摄政王,但你也做好心理准备,或许不是你要投降,我大清便会接受,一切唯摄政王来决定,若其不授,你部也不过多活半个时辰!”

李岩微微一笑:“尽人事,听天命,若真到了那一步,也就豁了出去,见个生死!”

尼堪嘿嘿冷笑:“说实话,老纸特想看到那一幕”。

李岩笑而不语。

尚可喜见气氛又陡然激烈起来,便打了个哈哈:“但李将军在大明亦算威名赫赫,又足智多谋摄政王向来爱才,必为重用,咱们且等等再说,十之八九吾等将来同殿为臣”

“与其干等岂是无趣,不若找点乐子呗”尼堪似笑非笑,抬手一指正北香河县城:“李将军你们大明有个仪式,叫投名状应该不陌生吧”。

李岩脸色一沉,看向尚可喜却见他也是一脸似笑非笑。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