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袍老者顿时脸色一黯,摇摇头

   “任凭我用尽百般手段,也难能将其收服。”

   “那……会不会是它已经有主人了?”

   他话没说完,就被其他人狠狠瞪了几眼。

   白袍老者也是苦笑

   “此等神物,我等俗子怎可能为其主?”

   “且就让它在此待着吧,不能收服,与它结些善缘也好。”

   “毕竟,它是命运的宠儿……”

   白袍老者话未说完。

   嗡!

   远处的天空,突然异变。

   “怎么会这样?”

   早安少女的蛋糕与牛奶

   “冒出一只白卵来?那是什么东西?”

   白袍老者天眼,瞬间将远处的变化,尽收眼底

   “一颗神秘的白卵?”

   “白卵之上,有日月双纹在闪烁……”

   九名白衣男子,脸色早已大变

   “祭司大人,这神秘白卵来历古怪,要不要将它封印?”

   “没错,万一潜龙战气受损,天府武库就没法洞开了……”

   他们的天眼分明看到,那颗神秘白卵,在五道潜龙战气周围游走。

   似乎想吞掉潜龙战气的样子。

   白袍老者也是眉头一皱

   “我来看看,这白卵到底什么来历!”

   哗哗哗!

   他将三枚青铜古钱,放入古老的龟甲之中。

   轻轻摇动的同时,嗡!

   天眼之中,阴阳双鱼图缓缓旋转,目光锁定了那神秘的白卵。

   良久。

   噗……

   白袍老者狂喷一口血,当啷!

   手中龟甲与古钱,跌落在地。

   众人大呼

   “祭司您怎么了?没事吧……”

   话没说完,就僵在那里

   白袍老者的天眼之中,竟汩汩流出血来。

   任凭老者用尽任何办法,都始终无法止血。

   这下所有人都慌了

   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种情况。

   这下可怎么办啊?

   “祭司,您……您快看那个……”

   一名男子,惊恐地指着地上的龟甲与古钱。

   白袍老者一看,脸色刷地一白

   “大凶之相……我竟卜出了大凶之相……”

   汩汩汩!

   眉心天眼,一道道精血流越快了。

   再这么流下去,老者就会精血尽失而死!

   就在此时。

   嗖。

   小黑狗一个闪身,凭空浮现在老者面前。

   一对慵懒的眼睛,上下打量着老者。

   白袍老者苦笑一声

   “我要死了……妄想收服你,看来是异想天开。也罢,你便去吧,这天下,乃至六道,轮回,反正你也尽可取得……”

   他话没说完。

   噗。

   小黑狗不耐烦地伸出爪子,往白袍老者额头,狠狠抽了一爪子。

   “你干什么!”

   “敢对祭司无礼,大胆!”

   众人顿时大怒。

   小黑狗异常人性化地翻了个白眼。

   白袍老者脸色却突然一变

   “我的天眼……”

   流血不止的天眼,竟然恢复了!

   再也没有半丝精血流出。

   更让白袍老者心惊肉跳的是。

   小黑狗爪子挥出的一瞬间。

   他分明看到,地上那象征大凶之兆的古钱与龟甲,哗啦!

   都调换了位置。

   竟由“大凶”之中,直接转换成了“吉兆”!

   “命运的宠儿!你一定是能够波动命运转轮的命运之子……”

   “难怪我降服不了你!谁若是降服你,那他就是命运之主了……”

   白袍老者感叹连连,语无伦次。

   已经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而就在这时候。

   小黑狗再一次动了。

   便见它四爪挪动,踏空而走,瞬间走到了半空,一对乌溜溜的眸子,竟是看向潜龙位面的方向。

   九名白衣男子,都一脸惊诧

   “难道它也能够看到?”

   白袍老者则大有深意地,看着小黑狗的一举一动。

   眼看它轻轻探出一只爪子,往空无一物的前方,随意一挥。

   “啊!那是什么!”

   “一只巨大的爪子,凭空出现了!”

   “它抓向那神秘白卵了!”

   就见遥远的潜龙位面上空,神秘白卵正围绕那五道潜龙战气游弋时。

   身侧空间一阵蠕动,一只漆黑的爪子,凭空探出。

   居然是往白卵抓了过来。

   嗡!

   白卵之上,一日一月两道符文,氤氲闪烁。

   似乎有些不耐烦。

   这边,白袍老者分明在小黑狗乌溜溜的眼中,看到一丝异常人性化的调皮之色。

   “难道那是……”

   白袍老者眼神一闪。

   阳旭眼看着头顶,那神秘白卵的举动,不由一阵无奈。

   而就在此时。

   他突然现,白卵旁边,竟出现了一只爪子。

   黑漆漆的,毛乌黑,看上去还有些眼熟的爪子。

   “我靠!小黑狗!怎么只有它一只爪子出现了?”

   阳旭眼睛猛地一阵闪烁。

   而就在此时。

   “小东西,别闹……”

   阳旭分明听到,一道异常慵懒而诱人,让人听了还想再听一次的女声响起。

   “谁的声音?”

   他眉头一皱。

   眼看着那黑色的爪子,还在顽皮地往那白卵靠近,想拨弄一下它。

   嗡。

   那神秘白卵上,日月符文突然一闪。

   就见一只修长而雪白,宛如一件精美瓷器似的粉嫩玉臂,自白卵之中探出。

   哗。

   那雪白玉臂,纤纤玉手一探,一把将那黑爪子抓住了。

   “尼玛!那白卵里钻出一只女人的手来!”

   “有没有搞错!”

   阳旭感觉自己三观快要崩溃了。

   这故事走向不太对啊。

   “小家伙,再闹就把你宰了吃肉了。别打扰我做事……”

   那慵懒而迷人的声音,再次响起在阳旭耳中。

   他看看周围的人,没有丝毫变化。

   看来依然是只有他一人听到了。

   “小黑狗出现了,这白卵中似乎孕育了一个女人,怪事连连。”

   “看来这次潜龙战榜赛,要热闹了。”

   阳旭感叹。

   他眼看着那只雪白迷人的玉臂,把小黑狗的爪子推开,一闪就消失。

   他的心头,竟略有一丝怅惘,很想多看几眼。

   便在这时。

   那小黑狗的爪子,好像能看到阳旭似的,居然朝阳旭这边挥了挥爪子。

   刷。

   爪子消失。

   阳旭却越肯定了,嘴角露出笑意来

   一定是小黑狗无疑。

   这边。

   白袍老者眼看着小黑狗探爪,与神秘白卵一阵交锋。

   最后好像跟什么人挥手似的。

   他一张老脸上,露出一丝惊骇来

   我的天啊,难道这小东西,命运的宠儿,真的早已认了主人不成?

   。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