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龙零最新章节!

“那个人是谁?”柏莎问。

杰克摇了摇头,纸条上写着‘恩必报’三个字。

卡特道:“别管他了,我们还是先去和冰稚邪汇合吧。”

丹鹿尔土族酒馆的里间不大,里面堆满了杂物货物,但中间还是有些空间,那些丹鹿尔族人正在这里吃午饭,到冰稚邪进来,忙叫人撤了桌上的东西。

“是冰稚邪吗?”有个为首,身形强健的丹鹿尔族问旁边的人。

“这……”旁边的人正是温尔克族长身边的几个卫士。

冰稚邪除去伪装,再用水魔法抹了一把脸,他画的妆太彻底了点。

“队长,是他。”

“好,我叫布鲁克,是族里战斗总队长。”壮汉布鲁克请他坐下。

旁边那人道:“布鲁克是我们族里最强健的战士。”

冰稚邪道:“别说废话了,有没有们下任族长的消息?”他说的下任族长,自然是指温尔克的孙女,温妮。

高清慵懒睡美人甜美淡然写真

布鲁克道:“来得正好,我们昨天刚得到的消息,温妮在魔导士库朗斯通手下的手里。”

“库朗斯通!”冰稚邪皱起了眉头:“这个库朗斯通三番几次跟我过意不去,现在又扯上了这件事,来我与他必有一战。”

布鲁克有些担心:“这个库朗斯通我知道,他是世界上一个十分有名气的土系魔导士,十分厉害,而且他的手下有几个十分厉害的家伙。以前我们族里的人与他骄横的手下有过几次冲突,他个各个都是十分了得的高手。哎,如果老族长还在的话,或许还能跟他一战。”

“老族长?”爱莉丝想起了那个抽烟锅的老头:“他还厉害吗?”

“当然。”温尔克身边的一个卫士道:“我们老族长在我们族里是最厉害的人,当年在索王伦麾下的时候……”他说到一半没说了,必竟那件事说起来,不是一件什么光荣的事。

冰稚邪却明白这一点,那个老族长定然有些本事,不然也不会参与到找龙零的队伍里,还知道水云之涧这个只有传说,没人去过的地方。

爱莉丝笑道:“不用怕不用怕,有我师傅在呢,就算那个库朗斯通再厉害,我师傅的大龙一出,保管他吓得屁滚尿流。”

布鲁克他们已经知道冰稚邪有巨龙,必竟整个城里都在谈论着前几天的事:“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才这么放心。不过其实也不一定要打起来,也许我们还可以想办法把温妮救出来。”

“这个以后再说,我们还是先确定温妮在不在那儿吧。”冰稚邪道。

白天,城里依旧是那么忙碌,必竟受损的范围很大,修建工作不是一天两天能够完成的。

库朗斯通本来不知道冰稚邪要找丹鹿尔族长的孙女温妮,但不知道怎么的,昨天这个消息一下子就在酒馆间传开了。他现在也没心情去追究这个消息的来源是真是假,马上把下属机构‘哈勒特’的分座叫了来。

办公室里,库朗斯通拄着权杖直接问道:“丹鹿尔族族长的孙女现在是不是在手上?”

“是的,大人。”‘哈勒特’道。

库朗斯通道:“马上把她人给我带过来,把人放在我这儿。”

‘哈勒特’有些迟疑:“可是,这是第二座首大人……”

库朗斯通打断他的话:“我知道,这是她送给上面的礼物。但这个时候,应该以完成上面交代的任务为第一。虽然不知道冰稚邪要找这个女孩的事是不是真的,万一是真的,我们就又多了一张牌,这样冰稚邪就无法逃出我们的手心。去,把她带过来。”

“是,我明白了。”‘哈勒特’告退下,忙去带人去了。

‘哈勒特’走后,‘凯特麦特’走上前道:“座首大人,只要杀了冰稚邪,我们就……”

库朗斯通邪恶的笑道:“只要除掉了这个心腹大患,等艾勒一起,再让波甘地那个肥猪归天,这里就是我们的世界了,办起我们的事来,也不必那么小心谨慎。至于那个翠珊,一个女人而已,她一个人能斗得过我们吗?”

‘凯特麦特’也笑了,又道:“大人,还有第二座首在这个时候离开,说什么去找能和巨龙相抗衡的魔兽,我八成是假的。”

库朗斯通阴沉着脸:“这个老女人,我知道她是什么意思。她就是想着我死,对她来说,我死比完成上面的任务还重要。”

‘凯特麦特’不解的问道:“这是为什么?她不是您……妻子吗?而且大人您也没有背叛她去四处搞女人呐。”

库朗斯通脸上一怒,喝道:“这事不用管,我的私事用不着来操心。”

“对不起,对不起大人。”‘凯特麦特’连连道歉。

库朗斯通很是不悦道:“只要办好自己的事,办好我交待的事就可以了。”

“是是。”‘凯特麦特’又想了一下,道:“可是座首大人,要杀死冰稚邪就得对付他的龙。都这么多天了,现在天上还残留着那次龙战时留下痕迹。不是属下贬低座首,您恐怕不是他的对手啊。正统的龙族对一般性质的元素魔法完免疫,就算是无属性的魔法技能,对它们的伤害也微乎其微,到可以忽略不计的程度,您要战它,只有用魔导魔法,但伤害也必定大打折扣。想杀死他和他的龙,有点难吧?”

“哼。”库朗斯通冷哼一声:“要说计谋方面一直都比我聪明,但是的目光太狭隘了,不到的更多的东西,这也是为什么这么多年了,却无法再精进一步的原因。龙族虽然厉害,但也有它的弱点,只要抓住了它这个弱点我不有办法制住它。”

‘凯特麦特’耸然变色:“龙……龙族也有弱点吗?从来也没听人说过啊!”

库朗斯通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道:“现在去帮我办一件事,一件要紧的事,要亲自办。”

“请大人吩咐。”

……

‘凯特麦特’走后,库朗斯通缓缓的坐到了办公桌前的沙发上,坐在那里发呆。良久他颤抖的伸出自己手,摸在自己的胯下,脸上现出了又是羞愤又是恼怒:“死老太婆!我要是个真骑士就好了,就能……”

酒馆里,柏莎、卡特还有杰克三人到来了。

“杰克叔叔。”爱莉丝几天没到杰克了,还蛮想念,一来便亲昵的唤了一声。

杰克也拍了她一下,不过他现在实在是笑不出来:“冰稚邪兄弟,……”

冰稚邪挥手制止:“不必说了,我知道。桑多没跟一起来,一定是出事了吧。”

“嗯。”杰克黯然道:“还是那个叫翠珊的女人干的。”

此时酒馆里已经没人了,酒保也把店门关了。

冰稚邪想了想,他现在要做的就是救出温妮,再救出桑多。温妮在库朗斯通手里,而桑多则在波甘地市长的女儿手里,库朗斯通是波甘地的幕僚,等于还是要走库朗斯通这一步,来事情是无论如何也绕不开他了。

爱莉丝了伊修森,又着师傅,屋子里没有人说话,都等着冰稚邪怎么决定。

冰稚邪既然知道必定绕不过库朗斯通,便也下了决定:“库朗斯通的目标是我,虽然不知道这是为什么,他必定是想杀了我。他要是知道我要找温妮,一定会把温妮放在自己身边起来,这样我就必须得面对他。”

布鲁克道:“他一定知道,我们的消息也是从酒馆里知道的。我们不但听到了温妮在他们手中,还听到了要来找温妮的消息。”

“这样的话,他就不可能不知道的目标是温妮。”杰克道:“他即然是想要的命,就一定会把她放在身边。”

伊修森问道:“那怎么办?要救她岂不是很困难。”

冰稚邪想了想,道:“没问题,他做这么多事情,无非就是要逼我现身,然后杀了我。所以我可以把他引开,决战。但是要救人还是得靠们自己,我会尽快把他解决,来帮们。”

“可是,我们这里人员不够,怕是……”杰克很担忧这一点,因为他两次见过那些人,知道那帮子人的实力,凭他这几个与那些人打起来,实在是……

布鲁克却道:“不必担心,现在丹鹿尔城里有我们丹鹿尔族两百名战士,都是我们族里的战斗主力,他们是我这次带出来,在城镇里打探温妮消息的。只是最好还是不要力敌,最好能想出什么好的方法能将她们救出来。”

“是啊。”柏莎他们也同意:“万一真打起来,我们不知道又要死多少人呢。”

冰稚邪却冷冷的了他们一眼:“总想万的话,有时候会得不尝失。库朗斯通的目的是我,没见到我的人,他就会一直着温妮。如果我太久没露面,他也许会以我为离开这里了,说不定就会把温妮杀了。们能在短时间,想出一个从库朗斯通身边把人救回来的办法吗?况且,我也没有这么多时间陪着们玩躲猫猫。”

这样一说,所有人都没话说了。

“那既然要打,要怎么引开库朗斯通呢?”布鲁克问。

“这还不容易吗?”冰稚邪微微笑了……

(第二场大战既然开始,敬请期待。顺便问一下,有现实朋友说我写的复杂了一点,们有这种感觉吗?)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