府君盯着玄圣,眼神有些危险。

玄圣变色,二对二,他没有把握。

儒祖就不说了,绝对的强劲敌人。

那个府君,虽然不是太了解。

但能被萧天帝亲手封印安排的人,怎么可能是等闲。

对方身上那强劲的实力,让他都忍不住神色凝重。

“过来,受死。”

府君指着玄圣,冷冷的说道。

霸气,好像是这个大轮回所有天地主角的特点。

哪怕是府君,也是如此。

他虽然被萧天帝封印,不是萧天帝的对手。

但面对其他敌人,却强势的一塌糊涂。

大眼睛气质女神泰国旅拍写真图片

哪怕是道尊之上,他也不放在眼中。

玄圣眼睛一眯,他盯着府君,冷冷的说道:“不知死活。”

道尊之上,哪一个不是傲气冲天。

他们高高在上,俯瞰古今未来。

除了大轮回的清算,几乎没有什么可以威胁到他们的。

他们已经走到了修炼的尽头,没有更高的存在了。

这个层次的强者,谁又能比谁弱多少?

除了萧天帝那样的无敌存在,几乎都差不太多。

府君再强,他也不是萧天帝。

他的话音刚落,府君一拳就镇杀了过去。

秦昊心中一动,府君动用的居然是六道轮回天功。

不过,他的手段比叶晨他们强太多了,一击打出,六道轮回清晰的浮现,这一瞬间,府君成了天地之间的主宰。

玄圣神色微变,他轻喝一声,武道意志爆发,演化出来一个大域,其中道则涌动,有生灵化生而出。

祖这种强者,动念之间,可以演化一个大域。

玄圣在武道意志之中观想出来一个大域,已经演化近乎于完美。

他将这个大域打出去,硬撼六道轮回。

轰。

天地之间大爆炸,无尽法则沸腾。

道纹浮现,全都蕴含绝世杀意。

哪怕是道尊都倒退,不敢站在原地。

那些争斗也都停止,所有人都望着正在战斗的双方,神色骇然。

祖之神威,恐怖如斯。

见攻击被挡住,府君冷笑,他再度出手。

他一击打出,就是一道时间长河,将玄圣淹没。

玄圣轻喝,任由时间冲击,却并不受到影响。

“历经千劫百难,我依旧不朽。”

玄圣傲然,他神色不屑。

下一刻,他冲了过来,居然要和府君近身搏杀。

府君有些意外,道尊之上的对决,几乎都是神通之间的对决。

像是这种近身搏杀的,他第一次遇到。

但,这并不表示他就怕了对方。

若是近身搏杀的战技,他不惧任何人。

他也冲过去,挥动战拳,与玄圣碰撞。

两人之间,血气如同汪洋,他们碰撞,举拳轰杀。

天幕都被打碎,六道轮回都浮现,有时光碎片飞舞,他们打穿了其他时空。

整个天地之间,有可怕的威能在的冲击,几乎要将洪荒天界毁掉了。

这就是真正道尊之上的战斗,动辄毁天灭地。

儒祖出手,定住天地乾坤。

他目光落在道墟那个祖的身上,淡淡一笑,道:“我们也做过一场。”

“怕不成?”

道墟那个祖冷笑,神色不屑。

儒祖出手,杀了过去。

两个战场,四个道尊之上在争斗。

可怕的波动传来,伴随着无法想象的威严,压在众人身上,让他们脸色都忍不住变得难看了起来。

连道尊都神色凝重,望着两处战团,心中不安。

这一战的胜负,决定着天庭是否能存在下来。

他们自然不会担心祖的陨落,那个层次的强者,很难击杀。

想要磨灭一尊祖,需要难以想象的经历和时间,甚至需要花费数个大轮回的时间。

当然,萧天帝那样的存在,另当别论。

他太强了,前无古人,在祖之中都无敌。

甚至有人怀疑,他在修炼路尽之后又更上一层楼,开创了新的境界,达到了新的层次。

否则的话,他怎么可能有那么强的战力,他们都是道尊之上,就算是有差距,也应该不大才对。

就在此时,一道身影浮现,无声无息,然后冲入了战团之中。

随后,战团之中传来一声怒吼,有血光飞溅。

道墟的那个祖负伤,被那道身影击伤。

随后,那道身影被震飞出去,远离了战团。

众人望了过去,想要知道出手之人的身份。

“上苍。”

秦昊露出惊讶的神色。

出手的人居然是上苍,曾经和他有过一战。

但此时上苍的实力明显很强,甚至不弱于芳雪。

他居然在这个时候出手,偷袭创伤了一尊祖。

“林荣,当年大轮回开始的时候,在我抗争的时候偷袭了我,害我差一点身死,一直在生死边缘挣扎,今日这一击,就算是我还的。”

上苍冷冷的说道。

林荣就是道墟的那个祖,他来是道墟一个大族的始祖,实力强横。

曾经在某个时代,偷袭过上苍。

这一次上苍趁着这个机会,偷袭了林荣,总算是稍微报了一点仇。

可以看出来,上苍的实力还没有恢复,不过和芳雪相当。

否则的话,他也不会只是偷袭了一下林荣,多半会和儒祖联手,击杀林荣。

林荣震怒,他被击伤之后,迅速落入了下风。

儒祖本来就不弱于他,和他争斗之中,占据上风。

如今更是占据优势,哪怕是林荣再不甘心,也被压制。

儒祖出手更为凌厉,一字断魂大神通施展,直接将林荣打爆了。

但林荣却也在刹那间恢复,身为一尊祖,难以被磨灭。

哪怕儒祖再强,但终究不是萧天帝,很难轻易击杀一个道尊之上。

“够了,这一战到此为止吧。”

玄圣开口,他全力爆发,将府君震退,开口说道。

他也看出来了,按照现在这种情况,想要压制天庭一方,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除非他们都拼命,拼着有玉石俱焚的危险,才有可能险胜祖地一方。

这对他们来说,是不可接受的。

府君冷笑,他还要动手。

凭什么对方说结束就结束?他还没有打过瘾呢。

儒祖却拦住了他,摇了摇头,说道:“算了,到此为止吧。”

“哼。”

府君冷哼了一声,终究是停手了。

与此同时,三道身影出现,全都染着血。

那是萧宫和另外两个祖。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