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所以不让袭人跟着,是因为他约了茗烟等在后门议事。

贾母等人是吩咐他专心养伤,但他却也不可能对外面的事不闻不问,特别是京师养生堂和贾芸手中的事,都才刚刚起步,他需要操心的事还有点多,正好借着这段时间清闲,好好梳理这两件事。

贾芸办事还是很用心周到的,加上他从薛家借来了几个“专家”,几下里就把布坊和绣坊搭建起来,加上他当初盘下来的那块地方本身就是一个染坊,有许多老工人,如今要招回来一部分,自然也不难。

“侄儿依照二叔所说,并未单独建立太大的绣坊和布坊。如今的问题是,以后我们弄出来的成品是自己买还是与别的布商合作……”

织布和刺绣,以后主要都是在养生堂女舍之内,做成成品之后再运出来即可,自然不需要另外建造太宽广的作坊。这是贾宝玉的意思,是为了方便以后养生堂内的女孩做工方便,不用再每日出去。反正养生堂内地方大,也要建立各种场所,这个织布和刺绣,正好并在学舍里,合理压榨她们的劳动力……呃,是用心良苦的教给她们谋生的本事!

这些都是生产的问题,贾芸现在提出的,是销售的问题。

“前面我们没有名气,可以找京城有名的布商进行合作,可以省很多事,少赚点钱都无所谓。但是却不能依赖于此,慢慢的,也要把自己的店铺开出来。

借助京师养生堂的和贾府甚至朝廷的名号,应该比其他小布商更容易打出名气。

这一点,就要在宣传上下功夫了。咱们布行里的出品,大多都是出自少女之手,虽然手艺可能会略差些,但是应该也会有许多人更喜欢也不一定……”

贾芸听了贾宝玉的话,眼睛一亮,顿时明白贾宝玉的意思。少女出手的东西嘛,应该比那些绣娘和绣匠做出来的东西更容易吸引某些顾客……

当然,等到以后养生堂内的女孩子们手艺上去了,就不用靠这种噱头了,说不定还能在京城众多的布商当中脱颖而出,成为一支品牌。

念及此,贾芸信心满满,觉得背靠大树的他,一定能够做成功的。

高端大气的气质美女性感来袭

“那二爷,咱们布行的名称叫做什么?”

贾芸问道。

眼见就要差不多开张了,织染绣三坊肯定还是要有个名字。

贾宝玉想了想,随口道:“就叫做‘贾氏布行’吧。”

之所以不取个花里胡哨的名字,是因为在这个年代,做事都是靠的背景。一个贾字,能够省去很多麻烦。

而且,可以把布行和京师养生堂分开。

纵然以后朝堂变故,别人不想让他再执掌京师养生堂,也要掂量掂量,旁人接过去,有没有本事能带的活……

与几个心腹议事完毕,贾宝玉往回走,来到蘅芜苑左近的时候,突然很想瞧瞧宝钗在做什么。

因此也不走大门,直接从蘅芜苑之后,寻了个最矮的围墙处,单臂用力,翻了进去。

宝钗今日无事,湘云也没来闹她,因此午饭之后看了会儿书,便决心午睡一会。

正睡得朦胧间,察觉有人靠近,原本还以为是莺儿等丫鬟,后来知他竟坐到她的榻上,她才猛然惊醒。

睁眼一瞧,果然是贾宝玉坐在面前,正用手拿着他的发梢,弯着腰,显然正要逗弄她。发觉被她发现,才露出一个笑容,道:“你醒了?”

宝钗就坐起来:“刚刚睡下,还没睡着。你怎么进来的,莺儿她们呢?”

“不知道,我翻墙进来的,没看见人。”

宝钗听了惊问出声:“你翻墙进来的?你肩上不是有伤么?”

她的声音充满担心,又有些责备,立马扶上贾宝玉的手臂。

“我没事的,你放心好了。”贾宝玉乘机就捉住了宝钗的手。

宝钗脸红了红,又骂莺儿等道:“这几个懒丫头,肯定又躲到哪儿偷懒去了,连家里进了贼了都不知道!”

呃,贾宝玉愣了一下,才知道宝钗居然是在指桑骂槐,因此便把宝钗上下瞧了一眼。

“不错,这个小娘子肤白貌美,容貌绝世,实在不枉本君翻墙进来,现在,该是本君还好采撷一番的时候了。”

贾宝玉怪笑一声,便欺身上榻。

宝钗本来只为取笑贾宝玉一句,然后听贾宝玉那样说就后悔了,此时见他爬上来,更是心慌意乱。

她可不是黛玉,从来没有与贾宝玉同上过一榻。加上又知道贾宝玉身上有伤,也不敢推他,便抓着被子往后躲,一边道:“你身上还有伤,不要胡闹,仔细伤着。”

她希望用道理把明显不怀好意的贾宝玉劝退。

“你不要动我,我就没事。”

贾宝玉岂能不知道利用自身优势?如此说了一句,见宝钗已经无处可避,一只手就搭在宝钗身上了。

宝钗心头一慌,心中这下是真的暗骂了莺儿等人不尽职责了。吃准贾宝玉手脚不便,瞅着一个人机会,立马就从另一边跑了。

终究因为要穿鞋子,还是被贾宝玉揪住。

“你不要胡来,等会有人进来……!”

宝钗声音颤颤。

她觉得她的理智在被贾宝玉慢慢摧毁,她有些恐慌。

贾宝玉回头,看了宝钗还没来得及穿上鞋子的光洁赤脚一眼,似乎被对方发现,一双小脚立马躲进了被子里。

“宝姐姐别担心,刚才我进来的时候,已经把房门闩了,没有人能进来……”

“你??”

宝钗顿时无言以对,果然此人进来就没安好心。

可是她此时也没有别的办法,又不敢推贾宝玉,万一伤着他怎么办?于是,心中万般复杂的宝钗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贾宝玉低头轻薄她,就在她的香榻之上。

这是贾宝玉第三次还是第四次吻她呢,她已经记不清了。好像,已经有些习惯了……

她紧张又颤抖的闭着眼睛,自欺欺人的推阻贾宝玉做着一些擦边球的动作,直到感觉那人的嘴离开,落在她脖子以下的的地方之时,她才猛然惊醒,不顾一切的推开贾宝玉。

“哎唷……”

贾宝玉退坐榻上,叫唤了一声。

“你怎么了,可是我伤着你了?”

果然会叫苦的孩子有妈疼!本来怒视着他的宝钗一见他露出这般模样,立马又担心心疼起来,抓着被子坐过来,查看他的伤处。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