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0shu.co,最快更新龙零最新章节!

爱莉丝醒来时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她一睁开眼睛就到了几张模糊的面孔,好像是尼奥他们,他们正带着一脸的喜悦,嘴里说着什么。爱莉丝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她觉得难受极了,浑浑沌沌的,什么也不愿意去想,去。没过一会儿,又闭着眼睛睡着了。

又不知道过了多久,她再次醒来时,尼奥他们已经不在身边了,她吃力的从床上坐起来,rou了rou眼眶,搓下许多干眼屎。她想摇摇头让自己更清醒些,但一动脑袋就痛得要命,好像脑袋里注了铅水一样。仅管她不想动,力也好像脱了力一样,但还是爬下了床,喉咙里像冒烟了一样干,不但干还有点发烫,感觉有一点发烧了。

“想喝水吗,我来倒给,躺下休息吧。”

声音很柔和,很美,如果不是那男xing的嗓音,爱莉丝几乎觉得只有nv人才能发出这么圆润的声音。一杯水送到了她的手中,她接过杯子,感觉杯子里的水还是热的,但一点都不烫,喝了一口,马上觉得干涩的喉咙里舒服多了。她着坐在床前的银发男子,眼神中露出了疑惑,想说话,但又觉得太累了不想说。

“还要一杯吗?”

爱莉丝嗯咛了一声。

银发男子接过杯子又去倒了一杯温水,然后又坐在凳着她喝下去。

两杯水喝完爱莉丝感觉舒服多了,jing神也恢复了一些,她这才仔细打量起眼前的银发男子。

这银发男去很漂亮,有一种nvxing的美,也很俊,乍一上去好像只有7、岁,但仔细一又好像觉得有20多0岁,穿着白se的衬衣和酱se的皮裤,衣服上系着六角形的皮扣。他的银发不长,但遮过了耳朵,额前有一个青se藤叶纽结成的倒十字纹案,眼睛很大,银灰se的眼珠十分通透,就像玻璃珠一样,他的五官十分jing致,白yu般雕琢的脸庞好像一件艺术品。

爱莉丝过的美男子很多,比如在亚兰特市的莱特就是一个很英俊的男人,休灵顿勉强也算,但那些人和眼前的这个男人比起来就像山里的土驴和一匹骏马。

银发男子微微笑了:“在什么?”

健美中的城堡

爱莉丝一愣,脸上立刻红了,她从来没有在异xing面前这么失态过,这让身为公主的她有一些不自在。

银发男子笑道:“现在觉得怎么样了?好些了吗?”

“啊,我……”爱莉丝完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她只知道自己的脸现在一定像猴子屁股。不过这一窘迫很快就恢复过了,脑海中那种无意识的状态也随着这种窘迫过去了,她渐渐回忆起昏睡前的事情:“啊,我师傅”

银发男子道:“他没事,不过还没醒。这镇上没有好的医y幸好我在们的飞空艇里找到了腔蛇鱼yao丸,不然他的内伤没办法这么快稳定。”

爱莉丝松了一口气,又道:“其他人呢?”

银发男子道:“除了们两个以外,其他人都只受了点xiao伤,哦,那个叫休灵顿的伤得重一点,但已经没事了。”他将那时候的情况说出来。

原来爱莉丝体内的霸气爆发之后,迪尔摩迦达和尼奥他们都被那气势摄晕过去,屎niao流了一裤裆,但都没有受到伤害。

银发男子道:“当然我一碰,都快裂成碎块了。好在这种顶级霸气的伤口都非常细xiao很快能愈合,那霸气又释放得十分短促,又有圣雪冰晶保护了的体内,否则这三个条件缺少了任何一个,现在就已经是一堆rou块了。”

他虽然描述得很简单,但爱莉丝回想一下就觉得不寒而粟。

银发男子道:“报歉的是当然为了救,不得不把身上的黑龙甲给毁了。”

“啊”

银发男子笑道:“不过没关系,找一个好一点的匠人就能修复。”

爱莉丝也对他报以一笑:“谢谢。对了,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字?”

“我叫瓶子。”

爱莉丝笑道:“怎么会有这么怪的名字,不会是骗我的吧。”

银发男子笑了:“我也觉得很奇怪,不过我的确叫瓶子,堕赫斯瓶子。”

“堕赫斯瓶子。名字也怪,姓也怪。”爱莉丝忽然闻到了一些味道:“嗯,这是什么,好香啊。”

瓶子一拍脑袋:“啊,我给忘了还在煮着东西呢。估计这个时候会醒,所以给做了点吃的。”

吃的没多久就来了,菜肴不多只两样,一样是rou骨粥,一样是猪血烫,都是适伤病人吃的。

爱莉丝吃了很多,她感觉自己饿了很多了,不由问道:“我在这里躺了多久了?还有,这里是什么地方?”

瓶子对她有问必答,说道:“这里是套民居,暂时被我租下来了,在睡了快四天了。”

“四天?”爱莉丝愣愣的出了一回神,又道:“四天一直在这儿?”

瓶子笑道:“既然救了们就得救到底,我担心要杀们的人会再来,所以没有离开。”

爱莉丝露出了感激的笑容:“谢谢,人真好。”

此时早已经是深夜,爱莉丝吃完东西,又打了个哈欠。

瓶子收拾好餐具道:“休息吧,明天早上再见。我还得师傅怎么样。”

着瓶子离开,爱莉丝心里美滋滋的,她也不知道自己怎么会这对个人这么有好感,但开心总比不开心要好。她蜷进被子,不久又再次睡去。

夜,星空璀璨,瓶子满是疲态的从冰稚邪房间里出来,走到了这套矮房屋旁边的xiao山包上。他刚刚枕在草地上躺下不久,那个黑发男子就来了。瓶子道:“联系到了吗?”

黑发男子摇摇头:“还没有,不过我们该走了,已经在这里耽误四天了。”

瓶子了一下山下木舍中透出来的灯光:“可是他们还没好呢,那个冰稚邪受伤很重,伤情可能会反复,我不能扔下他们就这么不管。”

黑发男子道:“那就把他们送到医院里。”

瓶子笑道:“这里的医院只会把他那样的伤情当死人处理,说实话如果不是遇到我,他真的一点救都没有了。”说着他满是疲倦的闭上了眼睛。

黑发男子坐在了他身边,摇头道:“那一招魔法用得太多了,对自己的身体也很不好。”

瓶子道:“没关系,休息一两年就会慢慢恢复过来,如果不用那魔法救他,他马上就会死掉。光的封印剑阵,光魔者施展起来,这一招的伤害的确恐怖。那xiao子虽然是魔导士,但他们的成熟度差太多了,在实力上不是一个档次,如果这时候那个人再来,他就死定了。”

黑发男子着星空道:“我还以为这几年不见会改变一点,哼,还是和以前一样。”

瓶子闭着眼睛笑了:“生命都是很宝贵的,每个人都应该珍惜它们。”

这时黑发男子的黑se夜鹰从远处飞来,速度很快,它的眼中散发着桔红se的光芒,远远去就像流星飞来一样。

夜鹰落在了黑发男子的肩头,它眼中的光芒渐渐黯淡下去,不过它身上穿着的桔黑se铠甲却显眼。这副铠甲从它的肩膀一直裹到了脚趾上,脸上也有一xiao片面甲,但是它羽翼和尾巴没有被覆盖,这副铠非但没有影响到它外形变得臃肿,反而更显出了几分凶煞和鹰的气势。

这鹰一来,黑发男子就站起来了:“真的不走?”

“先去吧,这里的事情很快就会处理好,我再去那里找。”

黑发男子没再说话,踩着空踏没入了夜se之中。

……

bk

Tagg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