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啊,我也听说了,说是这小子根本就不得他爹的喜欢,我们绑来也没用啊!”

面对一群人的叽叽呱呱,为首的男人终于开口了:“们知道什么?一个是养在身边二十来年的儿子,一个是刚认回来五年不到的女儿,孰轻孰重?再说了,江责若不是疯了,拼着得罪林初昕让自己女儿上位?别看林初昕平时不声不响的,这女人可厉害着呢……“他说着,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左眼,那里被一个眼罩遮着,显然是瞎了,他完好的右眼露出凶光:”当年老子这只眼睛,可是被她生生用筷子戳瞎的……“

提起老大没了的这只眼睛,众人就都不敢说话了。

好久,才有人大着胆子道:“老大……和林初昕……有什么恩怨啊?”

今晚老大的心情好像不错,竟然没有发火,而是道:“当年,老子刚刚逃难到极光岛的时候,江责不在,是林初昕见的我,这娘们儿虽然狠,但是长得是真他妈漂亮,老子没忍住就多看了几眼……”他说到这里,压抑不住恨意的道:“可是谁知道那婆娘直接用筷子戳瞎了我的眼睛!此仇不共戴天,今天我好不容易抓到了她的儿子,非要他褪下一层皮来!”

江敛被捆在一边,但是意识是清醒的,听见自己亲妈当年的壮举,有些胆战心惊,他刚想跟这几人商量一下,就听一个人道:”……可是林初昕根本就不在乎她儿子啊!要说江责会妥协还差不多,林初昕她……简直不把任何人的性命看在眼里啊!“

”……”江敛咬住唇,忽而有些自嘲,对啊,林夫人……怎么会为了他妥协呢。

其实他今天车开出去没多久就察觉到了不对劲,刹车是谁做的他清清楚楚,必定是前段时间赛车输给他的那小开,他本来都想着回去以后怎么找人麻烦了,但是谁知道一辆车从后面杀来,直接迫停了他,等他回过神,已经被人五花大绑了。

独眼啐了一声,道:“不试试怎么知道?!”他声音阴狠:“不论如何,我也要离开这鬼地方!难道们不想离开水狱吗?!”

姜咻听见个陌生名词,看向傅沉寒,傅沉寒给她解释:“是极光岛的牢房,在一片水域的下面,这就意味着易守难攻,犯人很难出来,劫狱也几乎不可能。一般来说,在极光岛犯了大罪的人会被关在水狱。“他眼睛眯了眯:”看来这些人,还是一群亡命徒,就是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出来的。“

姜咻小声说:“反正现在江敛没有什么危险,我们就先听一听。”

“……”傅沉寒说:“好。”

清纯日式和服美女优雅气质室内写真

也不知道江敛知道自己姐姐这么关心他,会不会感动。

“我们当然想离开了!!我都已经要被那个地方逼疯了!”

“我也是!妈的!简直不是人该待的地方!”

“不管了!就算是死我也不要回到那个鬼地方了!”

独眼沉声道:“那们就好好跟着我干!”

“是!都听大哥的!”

独眼拿起一瓶酒,往嘴里灌了一口,看向一旁一直很沉默的女人,他见这女人脸蛋长得不错,有心勾搭:“妹子,叫什么名字?”

他们这一群人都是趁乱从水狱里逃出来的,彼此之间并不熟悉。

女人抬眸看了他们一眼,道:“我叫林忆丹。”

“……林?”独眼迟疑道。

女人扯起唇角一笑:“我是林初昕的堂妹。”

众人大惊:“!竟然是——”

女人道:“别担心,我和那个女人可不是一伙的……”她眼神跟啐了毒似的,落在江敛的身上:“我被她关在水牢十六年……比们任何一个人都恨她!”

独眼道:“既然是她堂妹……为什么……会被她关起来?”

林忆丹扭曲道:“当然是因为她想要取代我!”她捏紧了拳头,道:“当年林家和江家联姻,本想是我要嫁过去!可是林初昕想要飞黄腾达,她制造了一起事故,让大家都以为我死了!当年林家就我们三个女孩儿,大姐早早地就出嫁了,我死了,能嫁过去的就只有她了!她如今的所有,本来都应该是我的!”

众人都傻了,独眼同仇敌忾道:“这女人做的出来这样的事……那她为什么不直接杀了,斩草除根?留着多麻烦?”

林忆丹冷笑:“或许是想要我看着她如今生活的有多好?哈哈哈哈哈哈哈……”她低低的笑起来,声音令人毛骨悚然,她冷冷道:“她一定会后悔她的决定的……她肯定做梦都没有想到我会逃出来!”

她忽然看向江敛,声音竟然有些诡异的温柔:“说起来……我也算是的小姨啊,怎么都不叫人呢?”

江敛被她看的一身的鸡皮疙瘩,道:“……才不是我小姨!”

林忆丹疯狂的笑起来:“林初昕没有跟提起过我吗?啊?我们当年的关系那么好……”她脸色狰狞的道:“我可是知道母亲……最大的秘密了,那个她一辈子都不想暴露在阳光下的秘密!”

江敛虽然觉得母亲不重视自己,但是他向来维护林初昕,想也不想的就道:“胡说!我妈做事虽然不说光明磊落,但是绝对无愧于心!”

林忆丹道:“是吗?”她盯着江敛道:“小鬼,看来还真的是不受林初昕待见啊,竟然什么都不知道。”

江敛被踩中了痛脚,立刻炸毛了,林忆丹拍了拍他的脸:“怎么,很生气吗?大可不必如此,明天就能知道,在林初昕眼里,到底有几斤几两了。”

江敛闭嘴不说话了。

独眼道:“林……小姐,说的那个秘密,是什么?”

林忆丹看了他一眼,道:“没什么,对们没有任何用处。”

独眼心思百转,明白这恐怕是对方保命的东西,肯定不愿意说出来,也就没有追究,倒是姜咻皱起了眉。

林初昕的……不能暴露在阳光之下的秘密?

Tagged ,